當前位置:首頁 > 大美宜都 > 文潤宜都

文潤宜都

學農童趣
發布日期:2023-04-04 來源:潘祖德 編輯:宜都融媒體

□文 潘祖德

三餐不吃飯,餓得團團轉;要想兒孫賢,讓他學種田。

這些流傳民間耳熟能詳的俗語,既一針見血點明農業事關人類生存的主旨要義,也生動詮釋學農對育人的深遠影響。

中國是農業大國,擁有五千年輝煌的農業文明史。古代農業職業教育,伴隨社會生產力發展而不斷豐富并形成體系。

早在1400多年前,北魏農學家賈思勰就在《齊民要術》中記述兩點體會:一為“采經傳,愛及歌謠,詢之老成”,二為“驗之行事”;強調在搜集前人研究資料的基礎上,還要親身實踐加以檢驗和提升。老人家引述前人著作達150余種,從農作物栽培、家禽飼養,到農產品加工制作等技術,追根溯源,創古代農學專著之巔峰。

△學農基地圖片


學農可不是簡單的勞動教育。追溯起來,“學農”一詞時興于上世紀六十年代初。當時的教育環境,突出政治首位,重視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,提倡以勞動方式改造學生的思想。

習得田間事,方覺粟米辛。生長在那個時代的鄉村孩子,自然熟悉各式農具,也知曉農事流程,體驗過收獲的艱辛。

貧窮歲月,農家常用的小農具件,如鋤頭、小鏟、釘耙、鐮刀等,一般隨手放在室內門旮旯處;不常用的中號農具,如犁、耙、風斗、連枷等,大多擱置在養牲口的畜屋;像板車、石磨等稍大類農具造價不低,用后農戶往往收藏在更穩妥之處。至于抗旱排澇的水車、加工糧食的機械等大件農具,那是需要集體力量才能添置的。

總之,勞動者最有智慧,鐵質的、木質的、竹質的、麻質的農具,在家鄉應有盡有,形態萬千,而且不少是靈活地量身定制。身邊人如何使用和維護農具,農家子女自幼耳聞目睹,異常熟悉。

△學生挖田


孩童好奇心強,常盜用家里農具,不過破壞力也不容小覷。

兒時某次,我偷偷帶著父親磨得鋒利的斧子上山剁樹兜。干得正起勁,哐當一聲閃出幾?;鹦?,一不小心斧尖觸碰石頭,如黃牛打架鐵斧缺了個尖角。這可如何是好?藏為上計。

不足十天,破口殘“牙”的斧子還是被父親發現。性情溫和的他急得直跺腳,虎著臉追問我和弟弟:“這是誰干的好事?”

弟弟連連擺手,表明不是他干的。我不得不低頭承認,是自己干活誤傷了斧子。父親沒發脾氣,反而放緩語氣平靜地告訴我,斧口的鋼火最足,但遇上硬物容易折斷,以后用刀斧利器要注意。

△近四十年的村小畢業照


上學了。勤工儉學、開門辦學,各式宣傳標語隨處可見。我們的村小叫群春小學,是一棟村民自發興建的土木建筑校舍。

學校屹立在離家不遠的一個山坳。盡管簡陋無比,可聽啟蒙老師介紹,建校之前的村小,是租用附近一處稱“施家老屋”的民房開展教學的,那辦公條件跟過去的私塾差不多。

△舊時山區孩子上課


在家鄉我念過五年小學、一年初中。六個寒暑不長也不短,在村小陰暗的教室學知識,除了部分內化,大多估計已悄悄還給老師。唯獨跟小伙伴一起玩耍、勞動的情景和細節,至今記憶猶新。所以,身為教育工作者,我也經常尋思,哪些東西有助于孩子的終身發展,以何種形式傳授給學生才會被銘記持久?這些問題馬虎不得。

家鄉屬于典型的江南丘陵,類似蒙古包的小山,基本上是砂土,很難找出堅硬的石頭,以致夯土房的基腳石,都要從幾里開外人工搬來。新建的學校坐北朝南,廁所建在教室東側的山坡上。

△在狹窄的操場上課


走廊前狹長的操場十來米寬,無法滿足一百多號孩子嬉鬧,更甭說玩球了。操場坎下有兩戶人家,垂直落差不少于二十米?;@球順勢滾下,以加速度作用力砸中瓦房,其后果可想而知。球被房主沒收很正常,每次等到校長或老師出面,協商好賠償才有望取球。

課間和午間,孩子們的活動區域不斷擴大,東西兩側的山包,也被學生納入摔摔打打的范圍。那些年,娃兒爬上溜下的半邊山坡,連草木都難以生長;冬天的厚棉褲常被樹枝劃破,免不了回家挨揍。

困則思變。經過大隊革委會協商,同意學校請示,決定在教室側后方另建操場,以緩解師生活動場地狹窄的壓力。隨后,調集部分勞力開山掘土、肩挑背扛,純手工打造出兩畝地面積的運動場雛形。后期大量開拓平鋪的任務,便以半工半讀的形式落在師生頭上。

從那時起,年幼的我和小朋友們開始自備工具參加勞動。

△在田間勞動
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家里農具原本適合成人使用,我揮不起大幾斤重的鐵鋤。見別人家孩子有定制農具,放學回來我就追著父親嚷嚷。幾天后他便給我驚喜,去鐵匠鋪也購回一把小鋤頭。

勤工儉學雖占用很多上課時間,卻讓孩子們掌握了書本上不可能有,自己終身受益的知識和技能。在擴建操場的勞動中,我們由起初握鋤頭手打泡、挖不深砂層,慢慢到熟練使用鋤頭掘開山土。

這一過程比較漫長,看似山土表面疏松,內層卻蘊涵縱橫交錯的砂石,有的呈咬合狀,摻和水分堅硬濕滑。若以常規方式自上而下開挖,那叫倆字“沒門”。在一次次失敗中,我們漸漸摸索出,有時鋤尖應自下而上撬開,有時要從左右側面找缺口斜插進入,等石塊被搖松后再使勁掰垮架空層,方能獲得事半功倍的勞動效率。

挑土不光是力氣活,還講技巧。跟今天不少孩子一樣,當初用鉤子扁擔挑土,我不僅裝得少撒得多,而且一開步就像蝦弓。似乎扁擔并沒落在肩上,而是橫壓著脖頸,邁著極不協調的鴨步沖向終點。比我稍大而且會干活的幾個男孩,每次見我挑擔子就笑出淚,還合伙佯裝敲鑼,刁耍猴腔怪喊:“叫你玩你就玩,玩好了咱回河南!”

老師不會嘲諷或放棄自己的學生。見我未掌握勞動要領,班主任放下手中活兒,一招一式耐心地教我:筐里裝多少為宜,擔子怎么上肩,雙手怎么握鉤,直到方法正確為止。那時,總覺得在矯正勞動姿勢后改變了自己的習慣,起初不適應,而在熟練后才覺輕松。

新平整的操場,雖不大卻也像模像樣,與教室拉開距離,體育和室內教學互不干擾;更重要的是玩球不用擔心砸壞農戶房頂。

經過歷練,學校積累了豐富的辦學經驗。校舍醒目位置,白底紅字書寫著兩條標語:“教育必須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,必須同生產勞動相結合”。一時間,隊校聯合開門辦學成為競相傳頌的佳話。

不久,學校分別爭取到兩處坡地,需要組織師生墾荒造田,旨在創辦勤工儉學基地,以彌補辦學經費嚴重不足。印象中,我們一般是在上午勞動、下午上課,師生都覺得勞累還會提前放學。

學校背后約兩百米處,有一人工開挖的堰塘名“櫟樹堰”。堰塘西側差不多半邊山,就是離我們最近的一塊學農基地。

△學習鋤草


當年早春,十來名教師領著百余名孩童揮舞鐵鋤,僅用兩周就打造出一坡梯田,套種茶籽和玉米。陽光雨露,沒多久青青的玉米苗就拔節吐翠。每隔幾天,我和同學們又會被派過去為梯田扯草。成堆的雜草,被我們轉移到田旁的堰塘養魚,綠色循環思維萌生。

那年初夏,雨水豐沛,櫟樹堰水位超滿。這一天烈日當空,知了噪鳴,蛙聲陣陣,全班同學隨老師前往地里除草。玉米苗已生長一米多高,蹲在田間干活熱癢難耐,渾身不自在。任務完成后,老師宣布我和另外五個小伙伴留下,將幾堆野草收攏拋進堰塘喂魚。

此地無聲必出妖。老師領著“大部隊”回教室,真乃天賜良機。我們三下五去二,忙著處理完魚草,伸手試探感覺水溫適宜,便索性脫掉襯衣和長褲,然后像面疙瘩下鍋接連“撲通”入水。

“咕咕”三分鐘不到就出了險情。原來,一瘦高個同學本是個旱鴨子,他下水后覺得水淺竟獨自隨意前移,忽然間跌入干旱抽水留下的泥坑。遇險后,他雙手撲打并用力向上跳,每冒一下頭就瞧見他嗆幾口水。說時遲那時快,萬幸兩個男孩水性好,趕緊撲過去一把抓著溺水的同學,“嘩啦”一聲拖將出來,莽撞差點要了性命。

我們嚇得立即上岸。正在這時,班主任突然現身,我們被逮個正著。小伙伴們知道老師是游泳高手,誰也沒勇氣跟他較量,于是來不及褪掉濕淋淋的短褲,便紛紛搶著換上了自己的長衣褲。

“不耍了?誰的主意?脫了下水,我陪你們洗!”班主任怒氣未消。大家明知是責令,可誰也不敢執行,都曉得再下水若被老師按住頭,那不是鬧著玩的。于是,個個像霜打的茄子耷拉著頭。

本村一處偏遠林地冠有“九姑娘灣”名,師生開辟的另一坡基地就在這里。那兒荒無人煙,方圓一里多地叫不出幾個農戶。

這一年,玉米長勢極好。進入夏收成熟季,學校又面臨放假,校長找到我和近鄰的幾個同學,安排暑期值班守護,據說那片地有野獸出沒糟蹋玉米棒子。對孩子來說,這無疑是有點風險的活。

世上最純真的是童心。那年月做學生,老師的話如同“圣旨”,校長交待的事就是政治任務,堅決要干好不能出丁點紕漏。

于是,我們幾個男孩人小鬼大,在放學路上悄悄“開會”,商量出幾件當時覺得很靠譜的方案。首先,是推舉一名膽子大、點子多的高年級學生當“頭兒”,由他負責分工、安排具體事務。隨后,我們兩人一組間日換班輪值,主要就是白天巡查基地,看看有沒有玉米棒被掰開的,還要記錄當日情況,定期匯報給組長。

暑假過去十來天,基地的玉米也沒見什么異常??稍诎朐轮?,玉米棒越來越大,鳥啊田鼠什么的都迷戀上了,不少玉米的包殼葉被撕開,金燦燦的米粒被鼠雀之類嚙噬得遍體鱗傷。

“這樣下去不行,我們得想辦法管!”組長召集我們開會。大家合計,同意新增三條防護措施:一是延長守護時間,改上午守護為全天守護;二是搞出點響動來,有鞭放鞭,沒鞭敲鑼鼓;三是包扎好破損的玉米棒,還在棒殼葉子上撒點石灰水什么的。

我忙舉手報告,家里既無鞭炮也無鑼鼓家什咋辦?頭兒表態,那就用臉盆,隔一會敲幾遍,把想吃玉米的鳥鼠們嚇走。

次日起,我們落實會議精神,不光帶去搞點動靜的舊臉盆、破水瓢,因為延長時間,還自備了午間煮飯用的少量炊具。

一天中午,頭兒查崗。我和隊友正趴在臨時搭建的石灶前吹火。他憋住笑悄悄揭開小鋁鍋的蓋子,只見滿滿一鍋粥樣的米飯,中間還裹著幾團臘豬油。那時,吃點油鹽飯不打餓肚是常事。

父母白日里忙著生產,無暇顧及兒女們的行蹤。頭兒比我們大兩歲,見多識廣。一日,他又突發奇想,通知大家帶上鐮刀斧子,神秘兮兮地自吹要干一件大工程。果然,這天他用鋤頭刨平了一塊地,隨后指揮組員分工實施他的計劃。用粽葉做紐帶綁樹扎枝,割芭芒茅草作瓦蓋頂塞縫,半天搭建起一個草棚供小組在田邊守夜。

九姑娘灣,一個美麗的地名??尚r候納涼,常聽大人們描述這灣灣里的鬼故事。天吶,真要守在這黑燈瞎火的茅草棚里過夜,那還非有偵察兵的膽量不可。守就守唄!男孩的表現不一般,盡管渾身起雞皮疙瘩,可在氣勢上往往誰也不愿意輸給誰。

天色漸暗,四周的山峰遮住落日余暉。玉米地偶爾被陣風吹得呼呼作響,高高的玉米稈搖晃著。我們頭一宿值晚班的是四個同學,匆匆吃過晚餐后大家分頭行動,繞田巡查玉米棒是否受侵害。

基地處于圈椅型山嶺環抱中,即便玉米地靜下來,仍可聽見周圍林中的蟬鳴和陣陣松濤。夜幕降臨,月光漸起,動物們活動減少,大多藏于巢穴。草棚里鋪上一層松針,兩側點上了蠟燭,小伙伴擠坐一起閑聊,感受著棚子里散發的草腥和山風卷來的熱氣。

“咕,咕咕”不一會遠處傳來幾聲斑鳩低鳴。農村娃熟悉這類鳥音,而其他小鳥的“啾啾”聲夜里自然會銷聲匿跡。

“嗷咕,咕咕廟,哇哈哈……”這是貓頭鷹的叫聲,自低向高,十分刺耳;有時像炫耀勝利般猙獰的笑,聽起來毛骨悚然。

陣風襲來,一支蠟燭熄滅。四個男孩緊緊依偎在一起,神情緊張起來,誰也沒有說話,只顧睜大眼默默望著棚外的月光。

“看那,出來一只野豬!”正當靜得連大氣都不敢出,頭兒又提醒一句。糟了,誰都知道這畜生的厲害!而且,這小小黑影正朝著草棚移動過來,我們紛紛尋思著抄家伙防衛。

“是狗吧,不像野豬?!蹦菚r眼亮,我有了新的發現。

判斷沒錯,的確是誰家的狗。只見它一路嗅來,也不狂吠,還沖著草棚搖尾巴,似乎表明:“不用怕,我知道你們幾個!”隨后,狗不聲不響離開。我們的心情稍有放松,畢竟狗是人類的朋友。

半小時后,一群人打著手電進山,跑在前面的正是幾條家犬。原來,家長們收工回來沒見自家娃兒,就不約而同找到村干部家。分管治安的民兵連長,迅速組織人力尋找……

約莫夜里十點多鐘,我們被接回家。后來,校長得知雖有精神勉勵,卻也語重心長地教育我們:人生之路漫長,不能蠻干。

△到地里學農


如今,學農已躋身基礎教育規定課程之列,越來越多的家庭重視孩子體驗農業勞作。近年,媒體曬出香港豪門霍啟剛夫婦,曾帶著幾歲的兒子下田學插秧;網友贊其舉動為超有智慧的父母,培養孩子從小吃苦耐勞的精神,乃著眼未來生活之必備能力。

不錯,當代孩子,出行有車載,上學有人送,吃飯有人管。擔子怎么挑,莊稼如何種,茶葉怎樣采等等,興許一竅不通;長此以往,“誰知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也只能僵化在概念認識上。

不重視勞動教育,不注重農耕傳承,不識五谷、不辨六畜,好日子養出弱孩子。面對老祖宗傳教我們情何以堪,民族未來何以興盛?這絕非杞人憂天,而是實實在在暴露于當下的“短板”。

但愿,學農一周,影響一生;學農,讓孩子飛出教育“鳥籠”。


作者簡介


潘祖德,湖北宜都人。湖北省學校文化研究會會員,宜昌市作家協會、市散文學會、市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,宜都市故事學會副主席。勤于思考,樂于練筆,重于口碑;摯愛美麗鄉村,感悟百姓生活,嘗試筆觸育人。作品散見報刊網媒。

  • 熱點推薦
少妇高潮久久久久久一代女皇_天堂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_国产亚洲精品岁国产精品_国产真实乱l仑视频在线观 国产精品水嫩水嫩 动漫精品专区一区二区三区 2019精品手机国产品在线 久久精品sao8080 最新国产精品鲁鲁免费视频 亚洲欧美动漫综合一区在线 国产综合在线观看 国产清纯在线一区二区WWW 大香伊蕉国产手机看片